NULL 微型小说丨泰拳手的春天(下) - 格斗人生 - 玩格斗 - 您的搏击加油站

玩格斗

玩格斗 首页 最新文章 格斗人生 格斗人生 查看内容

微型小说丨泰拳手的春天(下)

2017-12-6 23:53 | 原作者: 桑尼猜

摘要: 3一晃眼看了七八集,都到了晚上了,肚子又饿了,穿上衣服就准备去觅食了,走到道儿边朝着每天加餐的那个小店走去(因为得空腹训练的原因,泰国拳馆都是两餐制,而我根本吃不饱,所以每天都会来到这里觅食),点了一 ...


3

一晃眼看了七八集,都到了晚上了,肚子又饿了,穿上衣服就准备去觅食了,走到道儿边朝着每天加餐的那个小店走去(因为得空腹训练的原因,泰国拳馆都是两餐制,而我根本吃不饱,所以每天都会来到这里觅食),点了一盘帕C哟,也就是炒米皮,虽然不太好吃,感觉也比其他的东西合胃口,经常在泰国训练的人都知道,泰国菜吃一次两次挺好,吃多了真的受不了,吃完以后我结了账,35泰铢,七块钱饱餐一顿还是蛮值得的,在我往回走的路上我就看见她走了出来,还是那头黑长的头发,穿了一条小脚的浅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7公分根的高跟鞋,衬衣斜着打结露出三四公分平坦的小腹,我伸手跟她打招呼,她见是我就停了下来,我其实是很紧张的,一下子没说出来话,尴尬的挠了挠头。


估计是看到我那傻样,她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又连忙捂了捂嘴,我也傻傻的陪笑,我们都没说话,突然她凑近来看我,皱了皱眉头对我说:“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回答道:“没事,习武之人难免磕磕碰碰”


她笑了笑,没有说话,我看着她说:“那个,谢谢你给我纸”


她微笑着回答我 “没事啦,很小的事”

我:“我想请你吃饭,感谢你”

她:“不用啦,一张纸换一顿饭你太亏了”

我:“没有了,我是真的想感谢你”


她点点头对我说:“好吧,你有时间你给我打电话,我的电话是080112515x”


我给她打过去以后双方互存电话后,我问她叫做什么,她回答我:“我的名字叫做叫赛琳,中文名叫小远,远方的远”,


随便寒喧了几句后与她道别,她告诉我他要去参加朋友的聚会,让我有时间联系她。


要死要死要死!回去的路上我哼着小曲儿一蹦三跳脚的跳回了拳馆,回到房间又开始看《水浒传》,又是两三个小时过去了,突然手机一响,收到一条短信,我顿时感觉虎躯一震,定睛一看,是小远。


我打开一看是她约我吃东西,想都没想我就答应了,我赶紧把我那件已经洗得发黄的白衬衣拿出来整理整齐穿上,又给隔壁铺的韩国佬借了点摩丝弄弄头发,穿戴整齐后我走出拳馆上了出租车,拨通电话以后递给了司机,按照小远给的地址,没多大会儿就到了指定的地点,她站在路边等我,下了车我就跟着她走着。


这里好像是个夜市,挺大的,我们走了很久来到了一家很小的西餐店,坐进去点了菜,她问我:“你可不可以赔我喝点酒呀?”,


我没有说话,只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小远要了一瓶红酒,侍应很快就给我上了菜倒了酒。
2017/12/5 星期二 下午 11:13:25


我的手机 2017/12/5 星期二 下午 11:13:25

4

一杯下去我就感觉我整个人浑僵僵的了,倒不是因为她给我下药,而是我这个人酒精过敏,喝不得酒,没多久我的脸就跟上色了一样,通红无比。


她好奇的看着我,我也耐心的跟她解释着,她接过我的酒杯对我很严肃地说道:“不能喝就早点说嘛,你这样很容易弄坏身体的”


我心里顿时暖暖的,大概吃了有半个小时吧,小远把剩下的整瓶酒都喝进了肚子里,我感觉她酒量似乎很不错,可是事实上我真的错了,还没走出门她就开始摇摇晃晃了,我把单买了,说贵不贵,说便宜也不便宜,接近3000泰铢,都够我在门口那家小店加餐一个月了,妈蛋。


走出餐厅门口,她断断续续的跟我说着:“你……跟着 跟~我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没有说话,看着她点了点头,我们坐上车来到了湄南河那个大夜市,她带着我走到一个很大的摩天轮下,然后掏钱买了两张票,我们坐了上去,我当时心里就明白了,这丫头估计是失恋了,让我来陪她呢,不过也好,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摩天轮刚爬升起来,我只听哇的一声,她哭得跟琼瑶剧里的女主角似的,我苦言相劝可她偏偏不听,过了有好几分钟吧,她停止了哭泣,看着我说:“我哭的样子很丑吧?”


我:“别胡说,可好看了”,四只眼睛对在一起,突然她一把抱住了我,嘴就对着我的嘴凑了上来,过了好久她停了下来,头靠在座椅上对我说道:“今天我的前男友结婚,我刚才去参加聚会去了”,我的内心十分平静,甚至毫无波澜,因为早在一开始我就已经了然于胸,在摩天轮上,我们聊了很久她跟我说了很多,从他为什么中文这么好,到她的前男友是怎么回事都告诉了我,前者是因为她从小住的地方,有一个华人语言学校,每天都会有人在教广东话和普通话,所以她的中文才会这么好,后者我是直接选择性的跳过跳过。


坐了约莫半个多小时吧,我们下了摩天轮,打车回拳馆,路过便利店的时候,她看了看表,对我说道23:50分,还可以买酒(泰国便利店过了晚上12点不卖酒的),我在买点,你看着我喝?


我摆摆手对她说道:“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一个大男人陪你喝点酒都陪不了?我有那么弱吗”。我们买了6瓶Leo啤酒拿着回了她的公寓,是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房间很小,但是很干净,也非常的温馨,脱掉鞋以后我们席地而坐,一直在说话,越说越喝,越喝越说,直到后来她都倒在了我的怀里,我也喝得不省人事,我们就这么坐着睡了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的身世很可怜,她的妈妈是泰国人,他的爸爸是英国人,在她很小的时候,爸爸带妈妈出去的时候出了事故,两个人都死了,阔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父母双亡了,从小就是爷爷奶奶把她养大的,她长大以后爷爷奶奶丧失了劳动力,她就来曼谷上班养活两位老人,一直是白天在搞表演,晚上去卖酒,前男友希望她能够把爷爷奶奶送进养老院,让国家抚养,她没有同意,两个人起了争执不欢而散,不过她估计还是忘不了那个渣男。


第二天我被她摇醒,她问我没有对她做什么吧?我摇摇头回答道:“我昨天已经喝成一条死狗了,我还能怎样?”


她长嘘了一口气用手拍拍胸口看着我,又在我额头亲了一下,牵着我的手把头搭进我的怀里说:“你真好”。

我的手机 2017/12/5 星期二 下午 11:13:40

5

好你妹呀,我恨不得大耳刮子呼死自己。


下午,我换了拳裤开始训练,我跑步回来看见小远手上拿着一瓶冰水和一块毛巾,她用毛巾给我擦汗,我带着拳套的时候给我喂水喝,这样的日子过了很多天,我们没有明说,但是我想,在对方的心里我们都把彼此当做了恋人,随着约会的次数增多,我身上的钱也逐渐见了底,虽然她也经常请我,也会特意挑便宜的吃,但是我带的2000块钱人民币,根本不够怎么用。


晚上我问阿林,有没有什么好的挣钱路子,我也真是病急乱投医了,没想到还真投到了,阿林告诉我,市中心的一个拳场可以打比赛,水平很高,但是输了也有6000泰铢,当时我两眼就放光了,就问他我可不可以打,他看了看我摇摇头:“你恢复训练没有多久,三个回合你都打不了,这是五回合的比赛”


我说没事,安排我去打吧,阿林无奈的拿出手机,给拳馆老板阿坤打了电话,也硬是把我的比赛安排了,定在三天后的周五。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她眼神里充满了担忧,我告诉她没事的,我很厉害的,他说:“我不想看到你挨揍”,寥寥数字,心中倍感温暖,我想每一个拳手的家人,爱人,肯定都是这样的心情,可是为了梦想,为了钱,咱们只会这个。


时间过得很快,下午6点阿林就带我在拳馆的佛像前烧香跪拜,这是泰国的规矩,求神保佑拳手顺利平安,祈祷结束后我们一行十几人浩浩荡荡的朝着赛场出发,虽然拳馆小,但是大家都还是很团结,知道我要打比赛,都去为我加油。

到了比赛场地,我们被安排进了准备房开始搓油(拳王油,一种泰国的药水,涂在身上会让皮肤发热,起到迅速热身的作用,而且在对手的拳脚过来的时候容易打滑,增加敏捷,提高闪避)原定我的比赛是第一场的,但是由于一个中国得旅行团要来,知道有中国人比赛,特意把我的比赛调到了吻合的时间,拳套,护裆,蒙空我都带好了,坐在休息室里等着,就我和小远,整个过程我们没有说一句话,我不想让他担心,她也不想让我分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个看起来凶凶的男人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丢了一个信封在我面前对我说了几句泰语,我纳闷的看着小远,小远很紧张的对我说:“他说一会你上去比赛,只能输,输了这个就是你的”


我摇摇头对小远说:“你跟他说为什么?”


小远充当起了翻译,在我们这里翻译着,原来是因为中国的旅游团来了100多人,听说有中国人打比赛,不知道是哪个栽舅子提议买我赢,来的又是一帮土豪,好死不死压了我100多万泰铢,操作比赛的人不知道我的水平,所以来收买我了。


说句实话,我的内心是非常想要这笔钱的,但是同胞支持我,我怎么能让他们失望呢?当时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赢。


男人走出去时看了我一眼,关上了门。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小远吓到了,她几乎时带着哭腔的问我:“怎么办?”


我摸了摸她的头,对他说:“不用担心,我会处理”。


随着工作人员的指引,上了擂台向观众打过招呼以后,只听见有人用泰语,英文,中文都说了一遍奏两个参赛拳手国家的国歌,全体起立后,响起了泰国国歌,中国国歌,演奏完毕后,随着拜师舞的音乐响起,我和对手都开始跳起来拜师舞(泰拳拜师舞一般是用来祈祷,热身的,几乎所有泰拳比赛都会先跳拜师舞)跳完以后我们各自回到了绳角喝了水戴上护齿,裁判宣布了规则以后,随着一声令下开始了比赛,泰国拳手普遍第一回合都是试探,而我没有,上去就用快节奏,打得他措手不及,在第一回合后半段,给他完成了一次读秒,当时全场气氛高涨,中国人的加油声不绝于耳,随着铃声的响起,裁判把我们分开。


回到了绳角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这抽烟对体能的影响太大了,我想下一局如果ko不了他,我就够呛了,在我喝水的间隙,我又看到了那个男人,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的眼神直接跟他对上,只见他拉开外套,用手拍了一下腰,我看见他的腰上有一把明晃晃的枪……


一分钟的时间太过于短暂,很快第二局比赛就开始了,我不知道是因为第一局拼太猛,还是刚才看到了那个男人的眼神和他腰间的枪,我的腿竟然开始发软,而且喉咙发紧感觉气不够用,没有撑过第二回合,我就被对手一个顶肘直接打倒在台上,我人是清醒的,但是我就是像被人死死的掐住了喉咙,医生来了给我带上氧气罩,用担架把我抬了下去,当时我以为是我被枪吓到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那天我被人下了药,是一种类似于链霉素可以溶于水,肠道和微循环都可吸收非缓释性麻痹呼吸系统的药,一般在不公平竞争的比赛中会有人悄悄下给对手,如果是行家的话,给药的分量只是让人体能差,而且是一点一点地差,我这个情况就是这个狗R的下了重手,只要闹不死,就往死里闹(从前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但现在以拉德门,伦批尼为首的比赛在比赛前都会提供未开封的水,而且比赛之前除了拳手,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已经可以很好的保护拳手)回到拳馆我在小远家躺了好几天,小远一直照顾被踢伤行动不便的我,出场费加打“假拳”的酬金,加起来有接近4万泰铢,可你说是很够用了,接下来的日子也过得比较惬意。


我伤好了以后又继续恢复训练,一直都很平静,直到有一天,我一整天都没有见到小远,我打电话关机,去她家敲门她不在,我当时真的慌了,整个人都陷入了痛苦之中,直到晚上我的电话响起,是小远打过来的,她说她出了车祸,昨天在动手术,今天麻药过了才联系我。


我问清楚地址以后飞也似的赶了过去,是一家不大的医院,总共就几个病房,去到她的病房,看到她憔悴的样子,裹满纱布的腹部,我知道她伤得很严重,我整个人都不好了,眼睛吧嗒吧嗒地流出来,她安慰我没事的,我就坐在旁边好好的看着她,陪她说话,她轻轻的靠在我的怀里,对我说:“等我好了你就娶我好不好”?我轻轻的摸着她的额头,说好,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在拳馆医院来回的跑,看着她一点点的好起来。

我的手机 2017/12/5 星期二 下午 11:13:56

6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一天,2016年2月14日,情人节,那天早晨我再次去到医院看她的时候,医生说她病情严重,被转到更好的医院,我打听了地址以后往医院赶去,找了很久才在ICU病房里见到了她,随后又被医生推进了手术室,在手术室门口我见到了她年迈的爷爷奶奶,两个老人哭红了双眼,过了几个小时,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摘下口罩对两个老人说了几句话,只见小远的奶奶一下子晕了过去,傻子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瘫软在了地上,小远死了,因为腹腔感染引起的多器官衰竭。


帮助爷爷奶奶料理了小远的后事,她的爷爷整理了小远的遗物,交给了我,我带着还残留着她香水味道的遗物,像尸走肉一样的回到了拳馆,收拾好行李以后买了当晚的机票回了中国。


到了家里我躺在床上喝着酒,拿着小远的遗物轻轻的抚摸着,发现里面又一本日记本,天呐,这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外面是用牛皮纸包着的,我轻轻的翻着,都是用泰文写的,直到后面最后一篇,是用很不公整的汉字和拼音写的,我认真的阅读着。 


“猜:如果说我的一生要说最美好的场景,就是我遇见了你,其实在见到你的那一天,我就觉得你好傻,从来就没有想过我们会有这么一天,我会爱上你,你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你说过,无论我做错了什么,你都会原谅我的对吗?如果你还记得这句话,你就继续往下看,如果你不记得,你就把它烧掉,让它来陪我,他知道了我的秘密,所以离开了我,我 好害怕你也离开”,我眼泪一颗一颗的低着,嘴里喃喃的说道:“我记得,我都记得”


 “你不是说你想学泰语吗?我想,我怕这辈子我都没有机会教会你了,因为你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我已经去了很远的地方了,你学好泰语的那一天,所有的答案都会在里面,我不用再害怕你会离开我,这一次是我要离开了,我爱你哟”自那日起,我疯狂的学习泰国文字,大概用了两个多月,我把她日记本里所有的文字都看懂了。

2016年1月3日,晴 :今天路过l楼下的GYM来了一个黄头发的小子,看起来傻傻的。

   2016年1月5日,晴:那个黄头发的傻小子今天给人踢晕了,好可怜QAQ,

   2016年1月7日,晴:今天黄头发小子陪我坐摩天轮,干了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差点被他发现了。


2016年1月28日,晴:猜猜要打比赛了好担心他受伤,怎么办?


2016年2月1日,晴:我好像爱上他了。


2016年2月10日:阴:明天就要动手术了


2016年2月14日阴:我想我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如果真的有下辈子,我做一个女孩子你娶我好不好?

看完这最后几个字,我一口气抽了两包烟,如果你还活着,我一定会娶你。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完)


格斗时代原创

文:桑尼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 wangedou.com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 京ICP备18022926号-1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244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