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搏击,一生所爱,难断舍离。 - 格斗精神 - 玩格斗 - 您的搏击加油站

玩格斗

玩格斗 首页 最新文章 格斗人生 格斗精神 查看内容

搏击,一生所爱,难断舍离。

2018-8-28 22:51 | 原作者: 玩君 | 来自: 玩格斗

摘要: 他们对搏击有很多种情绪,难以割舍的爱永远是其一。


胜负决定着收益,资本决定着地位。擂台上拼搏的拳手,围绳边紧张的教练,以及陪投资人喝茶的赛事组织者们,遥遥相望,各有所想。

他们对搏击有很多种情绪,难以割舍的爱永远是其一。


梦想


桂阳年少西入秦,数经甲科犹白身。

即今江海一归客,他日云霄万里人。


2000年12月28日午夜,一个晚上打赢三场比赛、打满十五回合的柳海龙疲惫且激动的举起了沉甸甸的奖杯。随着中国第一个“散打王”的诞生,历时9个多月、参赛人数达100余人、比赛场次有164场的声势浩大的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终于圆满地落下了帷幕。新任中国武术协会主席暨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管理委员会主任李杰欣慰的笑了,他所主导的“以武养武”,开拓武术职业化、产业化之路的改革方向没有错,“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成为了永恒的经典。

2004年10月,萧瑟秋风中的郑州长途客运站,怀揣“百姓擂台”梦想的《武林风》官方论坛总版主刘恒,接到了一位烟不离手的干巴小老头——天津形意门于纯海师傅,他是此次被召集的三十余位武术爱好者中的一位,他们将在河南电视台参加一个关于“百姓擂台”栏目是否可行的研讨会,并进行专业和业余拳师间的切磋,刘恒就是此次会议的组织者。刚刚接替前任成为《武林风》新大当家的吴立新观摩了切磋并采纳了其建议,从此“百姓擂台”正式走上历史舞台,《武林风》开始在民族情结厚重的沃土中茁壮成长。

2012年,工体海晟民苑,在体育举国体制松动、瓦解的寒潮中,当过保镖,做过康体中心经理,卖过广告,开过医院的姜华,把仍希望靠体育改变命运的二三十个运动员团聚在一起,成立了东方荣誉搏击俱乐部。由于当时的比赛太少,运动员一年只有一两场比赛可打,收入无法得到保障,他找来Tony和几个朋友,做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离开《武林风》,创办自己的赛事。2014年1月25日,《昆仑决》第一场比赛在泰国举行。

2016年4月,外表英俊,头脑精明,当过演员唱过歌,因主持《武林风》为广大拳迷所熟知的郭晨冬,宁可背负所谓的“叛徒”骂名也要做自己心目中的高水平专业赛事,带着自己创办的大东翔搏击俱乐部的拳手们,离开武林风,另起炉灶,创立了又一搏击赛事——《勇士的荣耀》。两年后,武林风、昆仑决与勇士的荣耀,成为中国并列三强的搏击赛事。


正名


一只鸟要飞过多少海洋,才会躺于沙滩上;

一座山要矗立多少年,才会被冲刷到大海。

2017年4月27日,成都李雅轩杨氏太极拳第八代传人、央视体验真功夫特约名师雷雷“脚下一崴”,倒在了徐晓冬面前,在挨了一顿乱拳之后,头破血流的登上了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他在最后一条微博中说“至少说太极骗子的人可以闭嘴了”,而事实上这次切磋除了证明他的太极不能打之外,什么也证明不了。曾担任《武林风》“百姓擂台”前三期场上裁判的狂人徐晓冬在挑战传统武术的路上继续四处点名挑战,一路奏响凯歌。


2017年7月,一段讲述14岁“格斗孤儿”在铁笼中搏击的视频在网络引发热议。在几乎一边倒的舆论压力下,一心想做慈善的恩波先生成了利用孤儿赚钱的无情商人,看着孤儿们哭喊着被凉山的教育部门强制送回老家,几乎所有搏击人的心都碎了。谁料想,三个月后,事件又发生了戏剧性反转,恩波格斗俱乐部获得了体校资质,曾经被“遣送”的孩子们又可以回来了。我想,恩波先生之前有多难过,那一刻就会有多激动。


2018年8月11日,因KO马库斯名噪一时的搏击选手方便一句“搏击不属于娘炮,不男不女请走开!”在微博上引发了部分搏击人和鹿晗粉丝的骂战,小鲜肉能不能演搏击?《甜蜜暴击》对宣传搏击有没有益处?搏击人应不应该这么玻璃心?连搏击圈内都充满了不同的声音,但小鲜肉充斥娱乐圈的现象确实早已引发了很多人的担心和不满,方便敢于站出来,至少表明了部分搏击人的态度,搏击是一项挥洒青春、热血澎湃的运动,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气魄。


拼搏


世上哪有终点,什么时候你走不动了,

倒下了,那里就是终点。


1999年12月12日,美国犹他州圣乔治亚小城的宾斯体育馆,备受瞩目的散打走向国际体育市场的试水之战——“中国功夫VS美国职业拳击争霸赛” 鸣金开战了,在6:1领先的大好形势下,一个18岁中国小将出场了,面对临时替换上场的二流拳手大卫 布恩,急于求胜的他在前两回合耗费太多体力,出人意料的在第三回合被对手TKO。这是他有记录的唯一一次离开中国国土的外战,后来他说“在我的散打历程中,迄今为止最大的遗憾就是曾经在美国输给过美国人,而且当时输得特别惨”。

此战之后,属于他的传奇时代即将来临,他的名字叫柳海龙。


 2009年9月5日,赌城拉斯维加斯希尔顿大酒店的擂台上,刺眼的聚光灯下,已经取得28场不败的王洪祥用他强有力的低扫腿将世界自由搏击总会美国排名第一的被誉为“手术刀”、“最出色的快枪手”的乔希里踢的站不起来。……在被裁判高高举起左臂时,他在想些什么?是12岁那年在山东郓城宋江武校拜师时的激动吗?是1997年饿着肚子在广州街头摆地摊的无助吗?还是2003年在酒吧打“表演赛”的无奈?

不管他在想什么,曾在百姓擂台取得历史性七连霸的他,在那一刻已经真真切切成为了无数老百姓心中的“中华英雄”。


2018年6月2日,重庆忠县站三峡港湾电竞馆,万众瞩目的一场比赛,第一局2分20秒,在第三次被高扫直接命中头部后,一龙倒下了,仿佛就是212天前对阵西提猜被高扫KO的重现。一龙跪拜了现场的拳迷,他的姐姐抱着他痛哭,形象全无。很多人说,至于吗?我觉着,那要看你承受了多少。你获得越多,就得承受越多;人们对你期望越大,你的压力就越大;你越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就越难承受再多一次被否定。

一直处在舆论中心的他早已不是一个拳手了,他是一个悲情的努力想要变成人的匹诺曹,而他的上帝并不想这样。


大爱


世能知善,虽贱犹显;

不能别白,虽尊犹辱。


2012年,纪录片《千锤百炼》在美国圣丹斯电影节首映,在影院的灯亮起之时,一位拳击手已经哭得无法站起身来。他就是这部影片的主角,也是中国最早的职业拳击手——齐漠祥。8年了,他领着一群山村里的孩子们练习拳击,没有正式的编制,没有工资,只能靠啃老过活。离开赛场5年后,他重返拳击争霸赛,却没能战胜对手。

他说:“拳击,是一种永不放弃的精神。”

2017年初,一些搏击圈的公众号在讨论是否举办《千锤百炼》点映活动,玩君也在QQ上和几个朋友连线讨论这个问题,在有人表达了这个活动难召集、无收益等意见时,有一个人哭了,一个大男人,在QQ会议里哭了,他说“钱,钱,就知道钱!我不知道你们做公众号是为了什么?我是为了拳击,我们自己都不支持拳击人,还指望谁?”。

那个哭了的男人叫谷博嵩,一个曾经的拳击运动员,那一刻,我切切实实感受到,他是真的爱拳击。


2018年4月30日,圆明园,玩君给一位好友拍下了这张照片,他当晚就要乘飞机前往白俄罗斯参加ISKA世界搏击业余大赛了,那是中国第一次派队参赛。我问他,这么多景区,为什么非要看圆明园?他说,这是我们中国人的耻辱,我一定要打赢老外,举着国旗在外国的拳台上喊“中国力量”

那一刻我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以前看到李景亮比赛获胜后举着国旗喊“中国力量”时,我甚至觉着有点夸张,有点尴尬。那一刻,我懂了,这真的是一个拳手最淳朴的情感,是发自内心对祖国的爱,在他的心中,比赛的胜利就是他能送给祖国最珍贵的礼物。

他叫李泓江,一个做过特警,现在靠送外卖支撑自己练拳的普通搏击人。在随后的那次大赛中,他取得了两场胜利,如愿以偿的举着国旗,踩着拳台的围绳,喊出了属于他的“中国力量”。



无数大人物,小人物,就像他们一样,只因喜欢上搏击,一生都无法与之分离。

不知道这样的人有多少,也不知道搏击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主流。但可以预见的是,在每一个当下,都有新的传奇在悄然酝酿。

此生,爱上搏击,难断舍离。 

玩格斗原创

作者:玩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 wangedou.com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 京ICP备18022926号-1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244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