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自古英雄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 杨茁 - 格斗人生 - 玩格斗 - 您的搏击加油站

玩格斗

玩格斗 首页 最新文章 格斗人生 格斗人生 查看内容

“自古英雄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 杨茁

2018-8-31 22:30 | 原作者: 《拳击与格斗》杂志 | 来自: 《拳击与格斗》杂志

摘要: 我打拳一直是坦克式,压迫式的进攻,猛冲,绝不回头,把对手防线撕开

序言

“我打拳一直是坦克式,压迫式的进攻,猛冲,绝不回头,把对手防线撕开,”东北走出来的武林风猛将,现任河南顺远功夫王博击俱乐部的主教练兼拳手,刚刚在201212月的REAL FIGHT真武综合格斗大赛郑州站比赛中展露锋芒的杨茁自评像头“斗牛”。
真武郑州首战,杨茁的表现不凡,在K-1规则赛中战胜泰国知名拳手Harphayak Chuwattana,成为圈内黑马,被认为是今年挑战真武综合格斗金腰带的热门人选。而杨茁本人,在多年励练之后,也感觉自己到了冲击顶峰的关键时机。今年3月的真武郑州赛,他将验证自己。

血性缘自天成,技法出于苦练,“委屈”则是成长阶段的必然。很多人问过杨茁为什么基本放弃了散打,而专攻拳击、泰拳和柔术,“为了走向更高的国际搏击舞台。”他答。 
少年时代

和多数拳手有相同也有不同。杨茁少年时代家境不错,父母在黑龙江省伊春市做生意,在杨茁6岁时全家搬到大连,开起了三层楼的饭店,杨茁走武行完全是做军人的父亲的期望和他本人的喜好。

很小的时候,杨茁就喜欢看武侠小说和电影,对他影响最大的是霍元甲、陈真、李小龙的电影,看完类似电影后他也爱找块木板,拿根棍子耍两下,或者和小伙伴们打个架。

出于对儿子的“溺爱”,不让他和人打架,也为了让其减肥(家里吃得好,刚到大连时杨茁体重就80来斤),父亲将儿子送到了山东亲戚家开的一个武校。

少年时代的不太能吃苦在武校这半年就显现了——哭哭啼啼,断断续续混了半年,学了一口山东话之后,杨茁被父亲接回了大连,进入大连市少年宫学习套路。

在少年宫一学就是五年。虽然只是周末时间去,但中间几次因为训练太苦,被教练打是家常便饭,才八、九岁的杨茁都闹着要退学。但在接下来,大连的套路比赛中凭两个套路拿了一个第三一个第五之后,他劲头上来了。

见儿子确有天赋,2002年(夏),父亲在考察了二、三十个学校后,将杨茁送进了河南登封第一武院。正常情况下,按杨茁的年纪,进来应被分到初级班,但自信底子好,杨茁主动和父亲、老师提议要上中级班——他这个决定直接导致了人生被“拔苗助长”的“恶果”。

班里孩子平均年纪比杨茁大三、四岁,他又是新来的,不受欺负才怪。刚到学校时,杨茁偷着哭了好几天:不是被师兄半夜叫起来扫地,就是让洗衣服。或者就是经常挨打。再就是密码箱被撬开,里面他从家里带来的鱿鱼片等海鲜被瓜分。受欺负了还不敢说,说了被打得更厉害。

第一学期结束,春节回到家,杨茁做了一个决定:放弃文化课学习,一心练拳——就不信会一直受欺负。本来杨茁的文化课很好,学校教学也文武并重,但过年回到学校后,杨茁不再去上文化课,全天练武。练了一定有效果,再半年后,就没人敢欺负他了,反而他开始时常显露一下功底,把爱挑事儿的人打到服。

三年后,杨茁进入第一武院办的中专学校。因为文化课仍然不行,他继续“以武服人”。按这么走下去,杨茁没准就成了个“混子”,幸好,中专时的教练张亮存及时让他悬崖勒马:“习武之人必须重武德,再这样下去,你父亲会失望的。”对于父亲,杨茁一直是又敬又怕的,父亲希望他成为文武全才,“‘文’已经废了,武再走上歪路,自己真就完了。”杨茁决定老实做人。

崭露头角

在第一武院的前三年,杨茁练的是套路,但渐渐地,他发现自己更喜欢散打,于是尝试着接触散打。仅一年后,他个人能力就显现了出来,先是打败了校队,之后在几次小比赛中也得了不俗的成绩。不过,正像众多武校的拳手一样,杨茁也经历了人生第一次迷茫:比如在某次市级的比赛过程中,约定俗成的规矩是“不KO就算你输”;在省级比赛过程中,也因许多不言自明的因素,虽有众人鸣不平,但他最好成绩也只是河南省第三名。

2006年毕业后,杨茁回到了大连,经过了短暂的迷茫,他决定继续练。恰好,当时“散打王”大赛已形成一定规模,杨茁进入了大连的一家俱乐部,希望过渡一下,之后去打职业赛。几个月后,在“黄金腿”由海豹的推荐下,杨茁被推荐到了大连市散打队,开始系统化学习。

不久后,又一个大的打击来了:在先后得了几个市和省级冠军后,一次重要的省级比赛中,自认胜出对手许多的杨茁赛后被判败——“不公平”比赛留下的阴影仿佛再次袭来。

“爸,我不想再练散打了!”杨茁对父亲说。“你不要管这些,如果你能把对手打倒,人家想黑你也黑不了。”父亲这句话对杨茁的影响延续至今。

2007年,是杨茁变动巨大的一年。多次,让杨茁想到了去练泰拳。这个决定的直接诱因是他看到了《拳击与格斗》上面介绍的广州一个名为“KO俱乐部”的广告,这家俱乐部“要么被KO,要么KO对方”的理念深深刺激了杨茁,他想到了去广东,“就是想看看自己实力到底如何!”

同年夏,拿着三千块钱,和队里请了一个月假,杨茁杀到了在广州天河体育场的这家俱乐部。到达当天,俱乐部便安排了一个人周六和杨茁对阵。几天后的周六晚上,对战结束,结果是平局。下场后,对方没什么异样,但杨茁的大腿却很疼。这次比赛让杨茁坚定了信念:追求杀伤和重拳,是我以后发展的方向。

在这家俱乐部观察学习了几天后,俱乐部经理很看好杨茁,希望他留下出国打笼斗,但得知了消息的杨茁的父亲却坚决反对,父亲以为“笼斗”不是很安全。无奈之下,杨茁选择了离开。

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得走下去。接下来的半个多月,杨茁陆续考察了广东、武汉等地的几家拳馆,待回到大连,他将训练方法改为泰式训练。

2008年秋,因为在市队成绩出色,杨茁被推荐到辽宁省散打队。在这里,杨茁只待了二十天。他实在是不喜欢摔,费那么大的力气去摔,不如打几拳.顶几膝实在。开始厌倦了散打的训练和比赛方式。此外,省队当时更注重全国锦标赛,不希望杨茁继续泰拳的训练方式。“我当时开始注重杀伤,可我的方式打起来,如果不KO对方那就是输,我不同意他们改变我。”

2008年年底,通过一个朋友介绍,杨茁来到了北京,进入中国“MMA第一人”敖海林创办的敖海林MMA搏击俱乐部。转型的关键阶段,他在这里度过了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两年。

找到了“基地”,虽然生活方面苦一些,但可以打商业赛,训练方法比他自己琢磨的高出许多,杨茁很是如鱼得水。进入这家俱乐部的另一个原因也很重要:就在这一年,杨茁父母在南方的一次投资失败,损失了几乎全部家当,对杨茁的生活供给也举步维艰。父母再瞒着,让儿子只管吃好喝好,再粗枝大叶的杨茁,也能感觉到家中可能发生了什么,之前只知伸手要钱的他告诉自己要为父母分忧。

刚到北京,杨茁和几个队友住进了一千块钱一个月的地下室——队友之中,就有后来同样在武林风和真武声名鹊起,出演过《太极2》等影视的李乾坤。当时,同住的几个兄弟堪称难兄难弟:平时节省,在小饭店只吃最便宜的盖饭;为补充营养,一个月买一箱牛奶,一箱鸡蛋,每天煮方便面之前下个鸡蛋,开锅就喝汤。地下室没有窗子,手机没信号,哥几个因为目标明确,生活虽苦,但也乐在其中

锋芒毕露

外战增多,奖金也慢慢多起来,加之能力出众,三个月后,俱乐部便不再收学费,杨茁的境况有所缓解。2009年,杨茁打了近十几场比赛:多数时候,输的拿几百,赢的拿一千,最多的时候是三千。林林总总,这些钱,杨茁全部都积攒了起来。

这频打商业战的两年,也成为杨茁重要的成长期。在打武林风之前,刚到“敖海林搏击俱乐部”一个多月时,杨茁在一场MMA比赛中,受到了不小的挫折。因为细节没到位,和来自新疆的对手塔伊尔打了十四分钟后,被对手锁住。输了比赛,杨茁感觉到冤枉,但多次看了录像之后,他觉得自己确实在柔术方面功底不足,站立打时连击过少。此后,他开始更多专注于此。

2009年夏,同样经人介绍,杨茁开始打武林风,事业进入稳定提升期。2010年,杨茁先后对阵两度获得《武林风》环球拳王争霸赛70公斤级冠军的“南非猎豹”胡斯·哥路沙,“武林传奇”香港的杨景浩:前者,杨茁微弱点数负,后者,杨茁降服胜,对手血染拳台和战衣。

圈内对杨茁的认可和重视,也正在其对杨景浩这一胜之后。业内开始看好这个作风硬朗,缠斗到位,力道十足,尤其有着下劈腿这一绝招的新锐拳手。而杨茁的个人经济状况,也在这一年得到了相当大的改善:2009年过年时,他带回家4000块钱;2010年,他拿回家5万元。当2010年除夕当晚,杨茁从手提箱里拿出厚厚一摞现金跪在父母面前时,父母哭了:如果说之前一年拿回的4000块钱仅代表杨茁的心意,那这5万元,则代表儿子能挣钱了,不用家里担心了。

但就在父母放心,杨茁也认定自己会大踏步向前走这个关键时期,杨茁又遇到了生涯的一个困惑期。

2011年的几场比赛中:某场比赛,在第一回合击倒对手三次,第二回合在被摔倒后,对手连踢杨茁几次,将其眉骨踢破——按规则,杨茁倒地后,对手不得再有此动作,但场上裁判或有意或无意的“忽视”,让悲剧发生。整整大半年,多次“被黑”之后,杨茁很灰心,萌生了退役的念头。

至今,在网上仍有网友为杨茁鸣不平:“‘走进拉斯维加斯’的赛事为什么不让杨茁去?”种种外界评论,直指的可能不止是某场赛事的不公平。

201110月,杨茁选择了“出走”,进入江苏金仕堡健身会所,担任教练,这一做,就是近半年。

虽然决定退出,在健身会所里收入也不错,但命运之门就是这样:有些事物不是关上门就挡得住的。难过和郁闷如影随形,教会员的过程中,杨茁也总是手痒。几个月未曾进行大运动量的训练,至2012年初时,杨茁体重已达82公斤。

杨茁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路不止一条。20124月初,一个机缘之下,杨茁来到了郑州顺远功夫王国际搏击俱乐部。在“顺远”,白天带课,晚上拳击教练、泰国教练陪着训练,恢复了一个多月,杨茁在打了一场“赢在中原”的比赛,上场18秒将对手锁定之后,他的心又不安分了——就像那些拳击电影一样,经过短暂的消沉,各方激励之下,杨茁重新找回了自己。
陆续又打了几场武林风、赢在中原、MMA之后,杨茁感觉自己心态又有了大的成长:做过教练和裁判,研究了更多拳手的技战术,站的角度不一样了,杨茁大局观明显改善:击打变得更加犀利,连续拳更多,更有杀伤力和穿透力。


2012121下午,河南电视台参与打造的“REAL FIGHT真武综合格斗大赛”,在河南省体育馆激烈开战。作为中国大陆地区唯一的铁笼格斗大赛,本次“REAL FIGHT”高手如云。主办方邀请了来自中国、美国、日本、巴西、泰国等不同国家的18位高手一决高下。此次赛事中,杨茁曾经的队友李乾坤降服了日本的武士正;而杨茁本人,则在主赛前的K-1战中战胜泰国高手,显示了不俗实力。

“我喜欢的就是这种格斗,战至最后一秒,直到一方主动认输或无能力还手为止,这种看来残酷,极具观赏性,而又安全的比赛才是我想要的。”今年刚刚24岁的杨茁对自己信心非常足,“今年大半年我参与的赛事已经确定,首战是真武综合格斗大赛,和之前的那场正赛一样,八人晋级赛,而今年的目标,是拿到站立式、地面式比赛的金腰带。”
尾声

今年年初,杨茁已开始加大量训练,尽力弥补自己的“短板”,“父亲告诉我,要了解木桶效应,木桶的最短一块板决定桶中水的高度。我现在正在加大摔法和力量的训练,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对于被问到的圈里一些潜规则怎么看时,杨茁一笑,“中国搏击想走得更远,还是要做到公平公正吧。之前我们拳手遇到的情况,应该是各种因素造成的,也正常。”

和圈子里的许多同等知名度的拳手一样,杨茁当下的经济目标是争取两年内买房,买车。“这个圈子里的人,多数都像我一样在挣扎着前进。都希望很快走出来,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证明自己,展示出自己的实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 wangedou.com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 京ICP备18022926号-1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244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