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拳王和他的法案——阿里法案和中国职业拳击 - 知识天地 - 玩格斗 - 您的搏击加油站

玩格斗

玩格斗 首页 最新文章 搏击技术 知识天地 查看内容

拳王和他的法案——阿里法案和中国职业拳击

2019-2-13 21:43 | 原作者: 常未言 | 来自: 知乎

摘要: 拳击是刻意的练习、是腺素的飙升、也是思考和冷静的状态。

你们以为我要写他

可惜了,他的历史地位还不够。


我要写的是他


空白

有人记得他,是因为这位名叫小凯瑟斯·马塞勒斯·克莱(Cassius Marcellus Clay, Jr.)的人皈依了伊斯兰,改名叫了穆罕默德·阿里。

有人记得他,是因为他开创了阿里时代,20年的时间里22次获得重量级拳王称号。

有人记得他,是因为他扯淡的四段婚姻。

还有人记得他,是因为他退役后患有帕金森综合症的唏嘘。


而我记得,

他的荣光不在于他赢得了22次拳王,那会因为退役后的帕金森综合症黯然失色。但是以他名字命名的《穆罕默德·阿里拳击改革法案》(Muhammad Ali Boxing Reform Act)却不会被遗忘,它将永世长存。


在美利坚合众国制定的浩渺般的法律里,涉及拳击运动的联邦级别法律总共有七部。其中最重要的法律有两部。


《1996年职业拳击安全法案》

(Professional Boxing Safety Act of 1996)

《穆罕默德·阿里拳击改革法案》

(Muhammad Ali Boxing Reform Act)


而根据《1996年职业拳击安全法案》的规定,下面三个人是有法律定义的。


空白


李胜(盛力世家总裁)——拳手经纪人(MANAGER)

我们一般理解上的经纪人。


邹市明——拳手(BOXER)

我们一般理解上的拳手。


鲍勃·阿鲁姆(TOP RANK总裁)——拳手推广方(PROMOTER)

即对组织、推广和运作职业拳击比赛负主要责任的人。

“The person primarily responsible for organizing, promoting, and producing a professional boxing match”


那么这三种人在世界职业拳击行业里谁最重要?

邹市明?错!

胜利世家?错!

是鲍勃·阿鲁姆——哈佛法学院优秀毕业生/知名律师/拳击推广人

为什么?职业拳击比赛的组织者、推广者、运作者都是这些PROMOTER。

是他们掌控着比赛的收益,给予了拳手比赛的舞台,决定着职业拳击的规则。

所以法律上他负主要责任。

权利与义务统一,收益与风险一致。不外如是。

而通常认知里的提议、挑选、安排拳手比赛的人在美国法律里其实是个配角。

法律定义MATCHMAKER


所以职业拳击作为全世界市场商业化最成功的体育项目,汗水、暴力、流血、嘶喊只是它的表象。

法律却是支撑起它的基石。不论在美国,还是在世界的任何角落,职业拳击都不是法外之地。而真正掌握职业拳击的人其实是法律人。


而职业拳击法律的基石是由拳手保护制度和信息披露制度构成。


比如《1996年职业拳击安全法案》第五条规定的

未符合以下情形之一或未符合拳击委员会制定的保障拳手身体健康的生效规定,任何个人不能安排、推广、组织和运作职业拳击比赛:


·无论拳击手是否适合身体比赛,拳击手必须经过认证医生的身体检查,检查的副本必须上交拳击委员会;


·比赛期间,救护车和携带救护装备的救护人员必须时刻在场;


·医生必须时刻在拳台旁边;


·必须给拳手提供覆盖拳击比赛中所有损伤的保险。


又比如《穆罕默德·阿里拳击改革法案》第四条规定的


·身体健康状况披露条款。


·防止拳手被胁迫条款。


·举办机构披露条款。


·推广人披露条款。


·裁判员披露条款。


·利益冲突条款。


·保密条款。


而上述条款的立法目的都是


·保护职业拳手的权利和福利,防止剥削、胁迫和不道德的商业习惯;


·帮助拳击委员会实施更有效的公众监管;


·促进职业拳击更加体面的竞争,加强职业拳击的公正。


以上皆是拳王阿里的遗产。

也是职业拳击可贵财富。


这些法案让我惊讶的是其中刑事罚则的规定


·违反本法任一款的,经纪人、推广人、拳击比赛组织者、持证者,如被判处有罪,可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20万美元以下的罚款;或两者并处。


·违反拳手剥削条款、披露条款的,如被判处有罪,可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10万美元以下的罚款,如拳击比赛的总收入超过200万美元,超出部分按照1/20的比例扣罚;或两者并处。


·违反利益冲突条款的,如被判处有罪,可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20万美元以下的罚款;或两者并处。


·拳手如故意违反违反本法任一款的,如被判处有罪,可判处1万美金以下的罚款。


更让我惊讶的是《穆罕默德·阿里拳击改革法案》第六条的规定:

任何州的首要执法机关如果认为任何人违反本法,可以根据国家亲权的原则向合适的联邦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诉讼(Civil Action)。


我国叫做民事公益诉讼。

作为一个公益诉讼刚起步的国家,其实根本无法想象职业拳击会有民事公益诉讼。



邹市明曾经向那些业余拳击运动员、那些苦苦挣扎的职业拳手、那些已经开办拳馆的退役拳手,展现了从奥运冠军、业余拳手走向职业拳击的那条路。不论其与盛力世家纠纷结果如何,职业拳击的发展总归要动荡许久。


对于这场注定要上中国职业拳击史的案子,只能用一句很空泛又很实在的话来形容——缺乏制度性建设。一如很多拳击圈的朋友所说,制度留给中国职业拳击的除了空白还是空白,而这个市场在中国只有野蛮、生长和野蛮生长。

所以对于职业拳击,

大洋彼岸已是制度高楼起,大洋此岸还是制度荒野地。

不过总归还有希望。


邹市明和盛力世家的声明里都说了一句话意思相同的话

——相信司法部门必将澄清事实真相,对本案作出公正的判决。

也是。

对于中国职业拳击的历史和未来,长存的法案估计是不可能了。

但是几份长存的判决书问题应该不大。


最后说一点拳击。

拳击

是刻意的练习、是腺素的飙升、也是思考和冷静的状态。

在不可知的情况下做当下最正确的选择。

然后出拳!

没有置身拳台,没有听见呐喊和心跳,无法了解其中乐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 wangedou.com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 京ICP备18022926号-1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244号

返回顶部